长江上的“岛”,很多。

中堡岛却只有一个。

宝,是一种荣耀,一种希冀,有着金钱无法取代的价值。

客观地讲,首先认识中堡岛的是孙中山先生,而确定中堡岛品位的则是拟定长江三峡开发计划的恽震等人。能称出中堡岛重量,则是誉满全球的美国坝工专家萨凡奇。


都说,中堡岛是万里长江上永不沉没有船。

都讲,中堡岛是艘缺少燃料的核宇宙飞艇,一旦启动,整个中国都将腾飞,沿着预定的目标和轨道飞行!

哦,中堡岛,将是跨世纪工程的支撑;长长的坝轴线,横穿宝岛——

一端牵着历史!

一端联着2008!


古老黄陵庙


黄陵庙,是祭祀神牛助禹开峡的庙堂。

黄陵庙里古老的铁树作证,黄陵庙顶端粗大的柱子作证,1870年的大水灾,险些使古庙“灭顶”……

黄陵庙的存在,是一种悲哀,似乎也是讽刺幽默哩;或许,一种寄托和象征……


大禹的塑像,依旧;

同治年的“水迹”依旧。

只有古老的铁树,在中国的八十年代后期,居然年年开花!年年开花!!

一一懂了么?


铁开花,纯粹的机缘巧合?

置身黄陵庙,恰逢铁树开花,静静地,静静地我凝神倾听,听出了一种声音!

呵,声音——治水奇才的声音哩!


千秋三游洞


寻常一溶洞,名扬几千年。

白居易约伴同游此洞,作《三游洞序》,这里的世界尚还陌生;百年后苏轼父子三人同游此洞,这洞中的天地便异常宽敞了。

因为是“白某”手笔,人们就对此洞格外青睐;


由于有“学士”题诗,人们也就想学舌“大江东去”了…..

毕竟是先有名人足迹,然后才寻觅到“天钟”,“地鼓”吧?尔后,还在此地发现了“陆游泉”哩,一曲放翁《下牢溪》,便是佐证。

友人问:西陵峡口有个洞,真是不真? 我点头,那位笑道:这不就行了?

我也笑了:历史本是人撰写,谁个弄得清。正史里,往往有假;野史中,往往藏真。

来此游览,你觉得赏心悦目,觅些远古雅兴,不就回味悠长么?

作者:www.xrnongye.com


相关标签:

相关产品


黄陵翡翠梨
林下鹅
小麦种子
养殖羊